登苍山,遇梦里情人 作者:杨木华

[复制链接]
累计签到:30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34

主题

85

帖子

1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
发表于 2019-6-16 13:0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 黄花岩梅,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。多少次梦中相聚难舍难分,可现实中却无缘相识。只为,这花长在苍山之巅且花期很短,一不小心就错过花期空惆怅。上个周末,妻子攀登三阳峰遇见大片的岩梅正开,精致的喇叭花,浅黄的梦幻色,只一眼就把我的魂勾走了。情人现身,相聚的号角已经吹响,我怎能不赴约!
可怎么去相聚呢?
三阳峰风光无限好,可从东坡上路太远,从西坡爬路太虐,哪条道都不属于我的能力范围。几番掂量,只能退而求其次,决定再上白云峰去碰运气,也许梦中情人会移步等我。白云峰海拔低了近两百米,三周之前我为看黄杜鹃才登过,关键的是路相对容易,我可以勉强承受——确实是勉强,上次登顶回来,我已经发誓再不上苍山,可才过了三个星期,情人一召唤脚就痒不住了。


大理独花报春

      依旧是骑摩托抵达马鹿塘,走熟悉的山脊线上山。一路风光寂寞,其实,寂寞的是我的心。老俩口登苍山,人极为熟悉,景也恍如昨日,花却四顾不见——木本的花开败了,草本的花却因为天一直未下雨而沉寂。我手机都不想拿出来拍摄,背包中的相机当然更懒得动它。一路无语,直到抵达草坡尽头。三周前上山时在那发现了一窝鸟,四个幽蓝的鸟蛋太惹眼,于是扩了一下洞口才拍摄,可下山时却发现鸟母不在窝中,这让我一直愧疚于心——我的介入,让鸟母抛弃了蛋,荒芜了一个繁殖季,残害了四个小生命。今天一看,那巢中四个刚长羽毛的鸟宝宝还在酣睡,淡黄的鸟喙,微闭的眼眸,我瞬间就轻松下来——我的打扰没有让生命的进程突然夭折,否则愧疚将沉重地压在心上。


黄色的西藏洼瓣花,还有白色花的
      
       心一轻松,向上的路也就轻松了。我俩一路说说笑笑,虽然不见花,似乎比见到花还快乐,而花也很快就来迎接我俩。首先出场的是一小片珠子参,接着是大片金黄的驴蹄草,后面是更多各色草本花,让我们应接不暇惊喜连连。那个时候,即将抵达山顶,上山时晴好的天说变就变,风突然就狂暴起来,厚重的雾被吹得哗啦啦冲上山坡,能见度不足五十米,苍山的一切似乎都交给了突然出现的浓雾来主宰。有点犹豫,可梦中情人的身影似乎在雾流中召唤,实在不想停步不前。吃了点东西,喝了一杯滚烫的水,穿上雨衣,用手机上的指南针再次确认方位后,我俩起步向上。
中午十二点登顶。山脊线上的风,是真疯了,从西坡冲上来的风大约想把我吹飞到洱海中。以前数次遇到这样的风,可没雾不紧张,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,可以在峰脊线惬意玩耍一阵。今天却不同,浓雾携着水汽,很快让我们一头雾水,往哪走?


驴蹄草

       我俩上次没有找到刻着峰名的石碑,这次来之前问询过,在南边山脊不远处。于是决定去南边寻找。其实,那一刻,冷得有点哆嗦的我,早已把梦中情人忘记了。山脊上,见到大片的大理独花报春,花开的姿态极为妙曼,可我已经不想蹲下去拍摄——在刚刚抵达峰顶时,我看见路边石壁上有几丛金黄色的西藏洼瓣花,立即掏出手机拍摄,可狂暴的风中,手机的反应竟然慢了下来。按下拍摄键后要等好多秒才会拍,风那么大,手自然有点抖,拍下的图全是废片。不拍摄的我俩于是就只管沿着山脊的小路向南走。


高河菜

       这一走,似乎就要走到世界末日。山脊暗淡飘忽,连平稳的小路也被风吹飘起来,我俩一步一步踏下去,路才重新落回山脊上,可一不小心就踏到峰脊线的东侧。东侧,看不清有多高的危崖峭壁,当然不敢走。而西侧,隐约看见的都是草坡,走错几步无关紧要。我们就沿着东山脊逆风向前,一路都是上坡,可总不见那个石碑。我拿出手机一看,海拔三千八,鹤云峰不到而白云峰已过,就在我犹豫的时刻,山脊线东侧疯狂流淌的浓雾不知为何突然松了口气,那个崖壁顶上的小黄花轰然出现。


灯台叶报春
      
      梦中情人!我的梦中情人出现了!可情人站立的位置无比险要——在一块孤悬的岩石上。抓着一枝杜鹃,我终于坐到了她身边。那细微的叶层层厚实地贴在岩石上,矮小的枝条紧紧相依相偎,把一个个单独伸出来的浅黄色钟花衬托得妙曼无比。在这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山脊岩石上,每朵花就是一个温暖的故事,每朵花就是一个温情的抚慰。所有攀登的艰辛,在那一刻都有了温暖的回报。虽然,那一刻我遇见的花,更多呈现为开败的情态,可初开的那几朵,用饱满的激情迎接我这个超级粉丝的到来!

水墨金刚

      亲近了黄花岩梅,寻花的心愿得以达成。看看时间快到两点,我俩决定放弃寻觅石碑搞仪式感,天气恶劣尽快下山才好,苍山我们还要上很多次,找碑就留给下一次吧!才说返程,小雨就开始落了下来,我俩原路下山,撤退的脚步自然更快了。
撤到马鹿塘,在草甸上回望高处的金刚石崖,涌动的雾气突然向上飘散,把水墨金刚的妙境呈现。我背了一天的相机终于出场,而我今天的苍山行,其实也就拍摄了那么几张照片。
可我满足了,只为,我追到了梦中情人!
黄花岩梅,我一辈子的情人!

线路:漾濞县城——石钟村公所(8公里柏油路)——马鹿塘(11公里泥石路,前驱车难上)——山脊线登顶(我走了5小时登顶)。
更多图片欣赏



















作者简介:杨木华,男,1972年生,彝族,中学语文教师,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在《民族文学》、《山东文学》、《丝绸之路》、《博爱》、《启迪》、《思维与智慧》、《辽河》、《作家天地》、《文学与人生》、《壹读》、《大理文化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、《齐鲁晚报》、《安徽商报》、《渤海早报》、《中老年时报》、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教师报》、《大理日报》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作品数百篇。散文《弥渡的味道》获散文选刊与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合办的“美文天下.首届全国旅游散文大赛”一等奖。2013年出版的散文集《岁月有痕》获大理州出版奖。
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
「真诚赞赏,手留余香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尚未签到

0

主题

15

帖子

0

积分

漾濞会员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9-6-19 21:3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0

主题

15

帖子

0

积分

漾濞会员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9-6-23 12:4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